程海波:美国PPP经验 治理架构透明 多为“小”事情

西甲巴萨赫塔菲 www.7skq.com 发布日期:2018/11/27 0:18:32 编辑:彭博资讯中国政府事务总监 程海波


彭博资讯中国政府事务总监 程海波

 

谢谢韩主任,接到这个信息我们也内部讨论了一下。从三个方面给大家汇报一下,想介绍一下美国的经验,公司创始人担任过三届纽约市市长,我觉得和国内的重点做法还是有些差异。第二个,汇报一下国际机构投资者怎么看待,尤其是PPP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机会。第三个,报告一下彭博作为新闻和信息的提供商,我们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一家技术公司,怎么做这些方面的工作,提高透明度,帮助投资者、用户提高我们作为信息服务提供商的价值,这么一个工作。

 

我们创始人担任过纽约市市长,从美国的情况来看,他们做的事情总体上都比较小,都是围绕纽约社区在做,基础方面的工作会少很多。很多的工作,减少一些人,要减少钠的摄入,减少糖的摄入,是用PPP的方式推动大家在做。大家知道纽约是金融中心,当初有一片地,按中国的话说,重新规划、招商、引资,让康乃尔在那儿建设校区,亚马逊的很大一部分总部放在了纽约,纽约往科技路上在发展,大家都觉得当时是市长那时推进的工作。包括刚才朱教授所说的,纽约总体上来说,更偏重金融,对科学、技术等这块做的比较少,也在用PPP的方式,怎么样鼓励学校、政府增加这方面的人才储备,我觉得这些长期的工作下来,才使的纽约慢慢在科技上面和硅谷能有一点抗衡的实力。包括他在做气候变化,都在用PPP的方式做,包括应对那一年特别大的巨风,美国的资源是很有限的,透明度也很高的。美国有很大的资源,他们要动用的,非营利组织、慈善经济会,他们对透明度的要求是很高的,他们一块推动这个事。

 

我总结起来,经验大概有这么几条,美国在做PPP的时候,需要治理架构非常透明,需要市政府深度领导这个事情,而且要鼓励大家去用创新的方法做。比如说刚才好几位,包括朱教授他们都提到了,政府开放数据这一块,他们连续几年搞了PPP方面的竞赛,把政府的数据开放出来,你们都去开发,你们开发好鼓励你们去用,鼓励大家用创业者的心态去看怎么样利用纽约市的数据,能改变大家的生活,提高大家的生活品质。

 

第二个,在做方法的时候,特别讲究群策群力,要让大家都参与进来,每个人有参与感,有主人翁精神,大家一块做这个事情,最后能够寻找到一些共识。因为很多问题的解决,是有很大的阻力,我们只有说服了大家,可能才往下做。

 

第三个,我刚刚说的,他们做的范围都非常广,样数也很多,但是总体上规模比我们要小的多,和美国发展状况也相关,他们已经做了基础设施大建设这个阶段了,但是总体上来看,和北京上海比,他们的基础设施现在可能已经落后于中国了,这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

关于PPP这一块,大家都去中心看了,中间8000多个项目,一半以上是基础设施,尤其是市政工程、交通运输、生态环保这些,我们的同事和我在分享的,G20十年来一直在推动基础设施的建设,包括今年,阿根廷做主席国的时候,推动一件事情,希望基础设施能够成为独立的资产类别,为什么要成为独立的资产类别呢?因为大问题上看,老外看到的机构投资者,我们现在看到资产管理公司,大面上看有80亿万美元,每年的投资缺口,每年大概需要10000亿-20000亿美元,动员这部分资金怎么样参与进来,支持基础设施的建设,这也是PPP这些资金都是从个人专业的资产管理公司在建设的,解决的项目是服务于公共事务的。怎么样动员这块资金呢?

 

从机构投资者来说是讲究配置的,很难说就投资这一个项目,希望整体看基础设施投资收益怎么样,风险怎么样,流动性怎么样,怎么样放到我的组合里面去,对我的组合有什么好处,这让我想起来我们二十年前的时候,当初传统的投资,大概分两类,股票和债券,之后又开始有另类投资。二十年前讨论商品,因为商品的大牛市来了,大家觉得商品是不是独立资产类别,如果是的话,那我们要配置一部分。大家用数据去算,算下来之后发现商品和股票、债券投资收益率是不一样的,相关性也是不一样的。我觉得这些感觉和基础设施的项目相关性是很高的,如果将来基础设施能够成为独立的资产类别,我理解更广大的,像保险公司,尤其是这种事业长的这些资金就会参与进来,对市场的改变可能就是巨大的,不再像项目式的一个一个看,一投就是投几十个,我们看总体的规模和我原来收益的分配情况是怎么样的。

 

当然他们提了很多的工作方向,其中有一块是关于数据的缺失和数据的不够,很大的问题就是数据现在的标准化程度是不够的,可比性也很差。因为这样,所以就没有办法进行很量化的分析,到底整个基础设施作为一类资产类别,平均收益是怎么样的,风险怎么样,各个指标是怎么样的,也就很难往这个方向再走。像深交所领导在分享的,标准化程度比较低,在金融上面一直在创新,使得非标准化的东西怎么标准化。最明显的就是资产证券化,我们会让原来是项目制的东西,通过一些法律的框架,通过标准化的金融产品,让更广泛的参与者进来,个人企业、民营资本、私人企业进入到这样的阶段。我们公司在推进的,他们在收集贷款的数据,希望贷款的数据标准化起来,这些规模现在还比较小,这是第二点,从大的机构投资者,他们怎么来看待基础设施、PPP,他们怎么参与这些方面的需求。

 

最后,我们彭博是提供新闻和数据的技术公司,我们一直都把自己称为技术公司,我们本身也不交易,包括我们现在,如果我要炒股票的话,我要申报给我们公司,我不希望我们自己和客户有利益的冲突。从这点上来看,我们分两块,一块就是大家都知道,下面的彭博通讯社,这块在国内算新闻,当初成立,我们创始人1981年建立彭博的时候,主要想服务债券市场,主要的交易方式还是电话。包括即便到现在,其实像股票、期货这种交易方式在债券市场上,尽管变化程度在提高,这种场外交易的比重,包括用即时通讯在沟通,还是一种比较主流的方式,建立了这家公司。因为金融市场对数据是很敏感的,就像我们举个很不恰当的例子,如果你知道一些很重大的消息,可能早一秒和早一毫秒差异都很大,就像现在一样,为什么我们现在都在往机器学习这些方面在努力,就是希望能给客户投资者,在第一时间,第一时间可能相差十毫秒,原来白宫有个被炸的虚假信息,马上会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,从这个角度去做新闻,我们新闻主要的特点就是快,我们很多新闻只有一个题目,就是希望交易员第一时间能看到这个,能对你的组合,判断组合应该怎么调整,能够用最简便的方式控制住风险。

 

关于数据,数据从我们这边看,数据是有典型的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的特点,我们现在从大的方面来说,全球的交易所,我们都向他们采购数据,把这些数据再分发给我们的客户,相当于我们帮着交易所经营这些数据,你看不到的境外投资者,只要是投资者认为有价值的数据,提出来的需求,我们都会尽可能收集。这些数据大部分都是公开的,可能有些要收费,可能有一些不用收费,因为只有把这些数据都收集到了之后,才可能会有很多的价值来用。包括范围上也是这样,比如说我们有一个功能,看供应链的关系,只有把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收集到了,包括财务报表里面公布出来的上下游企业都收集到了,以及其他非上市公司的,发债会公布财务报表和其他的数据,都收集到了之后,这个数据的价值才会很有用,我们会采购这些卫星云图、地图,只有数据加载到一起才好用。

 

尤其在下一步,我要提的,第一个,有了数据之后,帮着他分析,最简单的分析,可能就是让一般的个人投资者看图,各式各样的指标出来,但是对机构投资者来说,要有很多量化的模型。我们今年在中国沪深300上,也把模型放进来,过去这一周、一年、五年,哪些是发挥了最重大的作用,方便我们的机构投资者建模、分析、交易,这样的话,客户才能最大化使用你的数据。

 

有了数据,有了分析之后,因为我们最早是从债券开始做的,尤其做境外债的,大家都会用彭博,大家都会在彭博上沟通对市场的看法,达成交易,中后台按照监管的要求,也要监控聊天的记录,达成的交易还会自动生成报价单,大家去确认、成交,就和原来的电话交易是很像的,现在自动化的程度在提高了。交易完了之后,就像深交所的领导在介绍的,他的中台还要看收益怎么样,组合中的变化怎么样,而且现在监管要求越来越高,需要你要分析交易成本,你要告诉客户你的交易是最好的,交易完之后要趋向相关的监管机构报告,我们都会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,这样方便投资者使用我们的数据,达成交易。

 

总结起来看,我们希望这个数据以后的标准化程度能更高一些,透明度更高一些,而且境外投资者的事业往往比国内长,会议材料里面也有很多境外的项目,来中国寻求资金,如果中国数据的透明度,公司的这些治理、管理的水平足够高,境外一些大的金融机构也会配置我们这些方面的基础设施。我们有了这些数,我们有一些相应的功能,也会方便大的机构投资者能够参与到项目中来。确实在基础设施、PPP方面,彭博做的还不够,我们关注这些方面的发展,看看怎么能够把PPP的项目、基础设施的项目放在数据库里面,帮助客户更好分析的市场,谢谢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 积极规范运用PPP模式 加大高质量公共服务供给补短板

下一篇: 西甲巴萨赫塔菲

594| 564| 946| 943| 843| 453| 207| 651| 190| 39|